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美元荒“难言结束 新兴市场余粮够吗?

美元荒“难言结束 新兴市场余粮够吗?-古代女犯人

2020年04月08日 03:44:38 来源:美元荒“难言结束 新兴市场余粮够吗? 编辑:三星堆遗址

美元荒“难言结束 新兴市场余粮够吗?

“因为对美元的需求将保持强劲,新兴市场货币预计将面临更多疲软。”澳新银行亚洲研究负责人Khoon Goh称,“随着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继续平滑外汇走势并为市场提供流动性,我们预期其储备将进一步下降。”

张梦云指出,随着全球疫情加剧,资本市场风险偏好下降,海外资金加速流出新兴市场。国际金融协会(IIF)统计显示,3月以来,组合投资流出新兴市场金额累计达646亿美元,日均流出28亿美元,速度远快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

中金张梦云团队也表示,在美联储快速推出无限QE、购买公司债和商业票据等措施后,近期金融市场流动性压力略有缓解。但LIBOR-OIS利差、CP-OIS利差短期信用融资指标非但没有回落,反而继续上行。因而,流动性压力短期尚难轻言结束。

“从目前情况看,在美联储采取了广泛而丰富的政策措施之后,美国的资产价格和风险相关指标已经出现了改善,表明政策开始见效。”谢亚轩称。

美银则预测,若美元指数升破104关口且欧元对美元汇率跌破1.05(两个点位均为2002年以来最低水平),美联储或有所响应。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美元融资缺口每年可能高达1.5万亿美元。

而投资者争夺美元会给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带来冲击。

一项路透调查显示,大部分分析师预计美元近期将持续处于统治地位,其他主要货币未来一年预计顶多能够收复失地。

“当然,更为根本的因素在于疫情、低油价的状况暂未改变,市场也无法自发地好转。”他进一步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疫情还发生在美元市场的供需平衡日益脆弱之际。

新兴市场货币压力大基于对美元流动性的判断,不少分析师认为美元还将重拾“破坏性”升势,在冲击部分新兴市场货币、金融稳定之余,对美国本土也将带来一定影响。

“这次的不确定性在于,由疫情引起的全球供需双杀情况可能无限期持续。如此一来,试图维持生计的企业和个人很可能继续囤积美元现金。”他称。

他称,若没有医学上的突破,预计全球经济将陷入深度衰退,未来几周的市场或将面临挑战。这将使美元接近上一次牛市,即2002年2月时的峰值。

但不少分析师警示,“美元荒”可能尚未结束。投行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策略师斯洛特曾在2008年以货币交易员的身份在美联储工作,他表示:“政策制定者从上次危机中对资金短缺问题有了充分理解,他们急于解决这一问题,美联储重新祭出2008年的刺激手段,但这次危机是对实体经济的流动性冲击,我们不知道这种情况将如何发展。”

美元荒“难言结束 新兴市场余粮够吗?

“美元荒”尚未完全解决此前,投资者疯抢美元资金推升了融资市场上借入美元的成本。3月17日,美元3个月外汇掉期利差涨至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水准,反映获取美元成本的欧元对美元交叉货币掉期基点也达到2011年以来最高,美元对日元掉期同样接近创纪录水平,英镑对美元掉期亦达到2008年来未见水平。

除了新兴市场,美元荒及由此引发的美元“破坏性涨势”对美国本土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K图 UDI_0  疫情发生在美元市场的供需平衡日益脆弱之际。若没有医学上的突破,预计全球经济将陷入深度衰退,这将使美元不断接近上一次牛市。

数据显示,印度外汇储备自2月底以来缩水60亿美元。本周,墨西哥、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南非、俄罗斯等也将公布外汇储备数据。

百达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保利尼称,若再次面对流动性稀缺的问题,预计全球央行会向市场注入相当于GDP10%的流动性,即约5.7万亿美元,较2008~2009年时再多三分之一。

金融危机后,更严格的监管限制了美国银行业的美元放贷能力,但美元在国际交易中的作用并没有减弱,这导致了美元融资缺口,即非美国银行业者的美元资产与其负债之间的差额。

随后,为了应对流动性紧张,美联储自3月15日开始密集采取多项措施:总量货币政策;创新型工具进一步推动向信用传导;暂时放松对银行的监管;对海外美元流动性采取调节措施。

谢亚轩也分析称,反映全球银行间市场拆借美元的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LIBOR-OIS利差,即3个月美元LIBOR利率与隔夜指数掉期利率之差有企稳迹象,但还未明显下降。TED利差,即3个月美元LIBOR利率与3个月美债收益率之差也仍然处于升势之中,显示海外美元流动性情况仍然紧张,且出现了流动性分层的状况。部分接近央行、银行体系的大机构更容易获取流动性支持,已经出现改善,而部分中小企业、机构感受到流动性情况的改善还需更多时间。

美元继创下2015年以来最佳第一季度表现后经历短暂回调,本周一,美元再度小幅上涨。截至第一财经记者7日晚间截稿时,美元指数报99.86。

“如此迅速的资本流出,对新兴经济体金融稳定施加了较大压力,外汇市场尤其明显。3月以来,多数新兴市场货币显著贬值,其中墨西哥比索对美元贬值16%。”张梦云称,接下来还要继续关注新兴市场汇率压力。

美国银行近期发布的研报同样认为,市场对美元的持续需求、黏性外汇利差以及美国经济持续分化为美元未来进一步升值提供了支撑。其预测,美元指数最终将从当前水准上升至120。

具体而言,63名受访分析师中有27人(约45%)表示,美元未来三个月将维持在当前区间内,16人预计美元将继续上涨,仅20位预计美元将会下跌。

道明证券资深分析师奥兰多也表示:“美元是安全的避风港,因为它是全球的储备货币,而且还有机会将美国国债作为一种高质量的流动资产持有。美元表现一直良好,并且应该会继续如此。”

分析师们警示称,尽管此前全球央行联手释放流动性,但是随着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市场仍在追寻美元,“美元荒”可能尚未结束,美元也可能因此继续涨势。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美元的“破坏性涨势”可能拖累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和金融稳定。

为了维持汇率稳定,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不得不动用外汇储备,并因此令外汇储备缩水。这令它们进一步陷入窘境,一方面要保持汇率稳定,另一方面又要确保有足够弹药应对国内之需。

高盛外汇策略师潘德尔表示,美元的“历史性反弹”尚未结束,未来美元实际贸易加权汇率相较于近期高点可能还有3%~5%的上行空间。

招商宏观谢亚轩发表研报分析称,3月10日以来,美元流动性紧张在全球蔓延,原因来自于四个层面:一是美国企业流动性需求大增,加剧银行资金紧张;二是波动率加大后,基金被迫全面抛售部分资产;三是做市商不再提供流动性;四是油价暴跌的影响。

张梦云称,随着需求压力逐步传导至企业和家庭收入,其流动性压力将很快受到高度关注,尤需关注中小企业。

在上述调查中,当被问及哪种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将在4月受最大冲击时,多数受访分析师认为是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和俄罗斯卢布。

友情链接: